布丁_salted fish of light

一块脑子有病且拒绝吃药的布丁
目前的墙头是FF14
苍天沼沼民
奥尔什方prprpr
打倒托尔丹,活♂捉泽菲兰
阿代尔斐尔是天使,天使,天使!
lol已A
懒癌晚期,间歇性失踪
写文都是有生之年系列

if 第二章 探索

Talon一步步走向那个被强光灯照的如同身处白昼时的大门口,在耳机上的光路扭曲仪的作用下,他的脸看上去和那个研究员更像了几分。随着前行的步伐,他的心中开始有些紧张了,这是正常现象,毕竟迄今为止就算是诺克萨斯最强大的情报部门黑玫瑰也一直没能搞到皮城研究院的核心机密,因此现在摆在他眼前的不仅是一座高塔,更是一大堆谜团的集合体。不过就算内心紧张,Talon的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他是诺克萨斯的冷面刺客,他有一颗坚硬如磐石的心。

“先生,您又回来了?”走到门口,卫兵还是叫住了他,这通常意味着他们将对他进行检查,有点麻烦了。

没办法,只能见招拆招了。Talon顿住脚步,快速编了个幌子:“嗯,我忘了拿东西了。”

但那卫兵只是笑了笑,说道:“那您进去吧,天色不早了,请路上小心。”

Talon点了点头道了声谢,那卫兵便不再看他,继续守卫着门口。

看来这一关算是过了。Talon松了口气继续前行,这好得过了头的运气甚至让他有些不安,不由得想起德莱文胡扯出来的什么“人品守恒定律”——好运过头必倒霉。

“管他呢。”

Talon决定不去想那些鬼理论,兀自前行,不久便站在高塔的钢结构和玻璃构成的耀眼大门前。他瞥了一眼门边的输入指纹和瞳纹的小机器,不露声色的嘲笑了这座科技之城的科技。

顺利的利用伪装科技进入高塔内部,白色大理石,蓝色水晶,透明玻璃和银色金属构成的繁复装饰占据了大部分视线,这让Talon不由得想起过去Ezreal形容研究院时用的一个词——装逼。瞥了一眼门口的指示牌,Talon快步向着保安室走去,他需要首先对监控系统做些手脚。

他假装从在保安室门口路过,看见了里面的安保人员,那人正盯着屏幕看,电子监控设备几乎覆盖了研究院中的每一处,但还好并不是全部,古人常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保安室的门口就没有安装电子眼,而且门边的墙体上就有一个为检修电路而开的电路箱。Talon在保安室门口站定,看了看四下,无人经过,于是他迅速用刀撬开了那个锁住的电路箱,皮城人似乎对自己的安保很自信,连防盗警报都没装。埋在墙里的电路很多,但为了检修方便都在接线处写明了电线的用途,因此他很快就找到了将图像汇总并传入保安室的那根缆线。用刀小心地划开缆线的橡胶绝缘皮,将干扰器嵌入,这个小东西能让保安室里的电子屏幕处于静止状态,足够提供给他时间让他去找出那些与“Pulse Fire”计划有关的东西了。

Talon迅速将电路箱恢复到之前的样子,继续前进。他持有那间秘密房间的钥匙,但是却不知道那房间的具体位置,他需要用最快的速度找到那里。一层没有,因此他快步向前走着,试图通过消防通道这个不太惹眼的逃生通道移动,但是这些缺乏知识的宅竟然锁死了门,看来只能用电梯了。

说真的,Talon很不想坐电梯,不是因为什么幽闭空间恐惧症之类的精神病,而是坐电梯很容易遇到他所伪装的家伙的同事。因为那个研究员是被掐死的,所以Talon没能采集到他的声音,无法进行声音上的伪装,如果遇到其他的研究员,很容易暴露。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当电梯大门打开的时候,里面赫然站着一个看上去大概只有二十几岁的女研究院,一瞬间Talon的神经紧绷了起来,右手小指指尖不露声色的碰到了那个连着袖剑神秘机关的金属环,准备随时杀了那个女人灭口。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了,只见那个女研究员在见到他的第一刻脸就迅速的红了,在盯着他看了半秒之后又迅速地移开视线,结结巴巴地说道:“晚……晚……晚上好,Alvin先生!”从她微微颤抖的肩膀看得出来,她现在似乎比Talon还紧张。

不对,这剧情不太对……

上一刻还在脑补“杀死绊脚石的100种方法”的Talon愣了愣,猛然间意识到这女的似乎是在暗恋他伪装的人,这让他感觉到这个女研究院似乎还有些利用价值。既然她是这个Alvin的同事,就应该会知道一些情报,但是该怎么套出来呢?Talon沉思着,权衡着其中的利益和风险。

但是那个女研究院却没注意她身边的异常,只是盯着地板有点局促的问道:“啊……那个……Alvin先生这么晚不回家,是又把……啊不,是把文件忘在实验室了吗?”那女人的脸似乎更红了。

多了个又字,看来这位Alvin先生的习惯并不怎么好。Talon在内心里分析着,他决定冒些风险,于是假装用一种听上去像是喉咙不太舒服的声音含糊的嗯了一声。

万幸的事那个皮尔特沃夫人竟然真的没有发觉出任何异常,她甚至是带着点高兴意味地说道:“唔……正好同路呢。”于是按下了16的电梯按钮,看来办公室是在16层,到那里应该能找到一些线索。

待在电梯里的时间并不长,但是Talon却觉得很不舒服。和他同路的那个女研究院一直红着脸盯着地板,只是偶尔用余光迅速地看一眼他。他知道那个家伙认为他是研究员Alvin而不是诺克萨斯的刺客,但是Talon仍然感觉非常的别扭,他不喜欢这种伪装别人的感觉,尽管他已经对此轻车熟路。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的楼层,女研究院带着Talon来到了专门为动力源研究组设的办公室门口,用ID腕带打开了那扇2厘米厚的防弹玻璃制成的门。那女人很快跑到远离他的一个立柜前面找什么去了,这给了Talon绝好的机会,他自动无视了那张铺满草稿的圆形会议桌,目光立刻锁定了靠着墙边临近投影仪的一张单出来的大办公桌,这种规格十有八九是组长。

走到办公桌前,桌上凌乱的文件资料和手稿让他看着脑仁儿疼,各种各样的资料乱七八糟的堆成一堆,这真的是一个精密人间兵器的设计者该有的样子吗?但是他才懒得去关心一个已死之人的生前优缺点,找到那个兵器的位置并销毁它才是真正的任务。Talon翻了翻那一堆资料,又逐一找了办公桌的抽屉,都没有发现对他有价值的线索。

该死!Talon内心暗骂,皮城人懒散的作风让他非常想杀人。

就在这时一个不符合此情此景的小物件从文件堆下面露了出来,到也不是什么精密的仪器,而是一个白瓷的烟灰缸,里面盛的是黑乎乎的纸灰,由于窗户关得紧紧的,纸灰并没有土崩瓦解,有的部分甚至还完好的保持着纸的形状。Talon笑了笑,这办公室里挂着不允许吸烟的牌子,而他又没有发现烟,因此这个烟灰缸里的纸灰一定属于一份见后即焚的秘密文件。文件上写字和没写字的部分由于油墨的关系,就算在燃烧过后依旧会有一定的物质上的差别,而他的手臂上的战术指示器里有内置的物质分析仪,可以通过分析这些“有差别的组织”分布的区域得知纸上写过什么字。

Talon看了一眼那个女研究员,她还在书柜前面专心致志的找东西,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行为。于是Talon卷起袖子,用战术指示器扫描着烟灰缸里保存完好的纸灰,几秒钟之后,显示屏上呈现出了物质分布的图像,那张纸上写着这样一行字——39/7/3/25 PF。这是什么玩意儿?Talon的眉毛不自觉的拧在了一起,这串数字看起来像是一串密码,但是中间的分隔符号却让它看上去非常奇怪,最大的数是39,到哪儿去找这么多按键的密码盘啊?等等!一个忽然想到的东西让他为之一震,他无声地出了实验室的门,甩掉了那个女研究员的跟随,再一次上了电梯。

那一串数字的确是密码,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输入这串密码的地方应该是这架电梯。Talon看了看这座高塔唯一的电梯,一共有45个楼层按钮,39,7,3,25,他一个个按下数字,然后电梯内部传来了齿轮咬合转动发出的摩擦声,电梯壁上的一块不起眼的钢板一分为二,一个银色的台子被从中推出,台子上只有一个孔,形状和他持有的水晶解锁器形状完全吻合。Talon没有迟疑,将那把刻着PF字样的水晶钥匙放了进去,然后电梯开始上行。27,32,40,45……就算超过了该有的楼层,电梯也依旧没有停下,皮尔特沃夫的核心机密,隐藏在比“顶层”更高的地方。

电梯上行,然后缓缓停下,液晶屏上显示楼层的位置是个僵硬的红色字母S。电梯的金属大门慢慢开启,从最初的缝隙中渗出的那一线蓝色的光芒逐渐变为夹杂着几点红色或者绿色的一片蓝光,Talon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他知道那些光芒里的每一个亮点都是一个按钮或者一个显示屏,它们闪烁着,就像是一头机械巨兽的千亿只眼睛。

砰!耳边忽然传来爆炸似的响声,随即是“滋滋”的电泄漏的声音,Talon取下耳机,发现那个小东西已经因为长时间运行而过热烧坏了。这场小事故让他的耳朵破了点皮,不过还好没有伤及听觉,只是耳机坏了使他的易容系统也失了效,不过既然都已经来了这里,Talon也懒得去在意那些事情了,只是想着回去之后要找大小姐更新设备。

Talon把已经坏了的耳机放回口袋,继续探索这个圆形大厅。他看见桌上有一台开着的电脑上有一个没有关闭的txt文件,名字是PF研究记录日志。或许是出于好奇,他将文档翻到了最前面,快速的阅读着,前边几个月的记录都是一些平常的机械设计等等东西,但有的部分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研究第一天,我们从战场上回收了他的尸体,虽然已经没有了生命活动,但仍有强大的魔法凝聚其中,议会决定将他改造成半机械人,作为武器,代号Pulse Fire……』

『……身体与机械的融合过程非常顺利,期间检测到了微弱的魔法波动与意识反应,但很快消失了,我们无法确定这种反应是否来自于他……』

『……生物体部分与机械骨架融合程度达到80%,开始转入全封闭水槽培养箱内进行保存与培养,意识程序设计完毕,开始导入……』

『……意识系统试运行过程中出现冲突,对系统进行的微调,检测到来自机体内部的乱码,疑似来自生物体部分,逻辑系统受到干扰,编程序进行检修……』

『一切准备就绪,院长决定于26日进行首次“觉醒”实验,启动密码“wake up”』

通过阅读实验日志,Talon大概能猜出这个秘密武器是被皮城人改造成半人半机器的兵器的阵亡士兵,不,或许是个法师。皮尔特沃夫每次都在斥责祖安的人体改造工程,但他们自己却在做着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事情,真是虚伪。Talon感觉到了一阵恶心,不仅是因为皮城的表里不一,还有他对人体改造的一种天生的厌恶,每次提及那种事情,他总是不自觉的想起厄加特或者塞恩那些“东西”。

看来这里就是安置那个“PF”的地方了,虽然所谓的“觉醒”实验还没到来,但这大厅之中并没有看见日志里提及的“水槽”一类的东西。“那东西应该还在这里。”于是Talon检查了电脑,果然,那东西在不实验的时候都是保存在这大厅下方一个水泥和合金构筑的坚固的防御工事里的,大概是为了明天的实验方便的缘故,那些家伙连调出培养箱的程序都没关。他扫了一眼程序,飞快地输入了调出指令。紧接着,他脚下的地面开始颤抖,不难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缓慢平稳的移动。圆形大厅的中央,天花板和地板分别分开,天花板的裂隙中伸出一个倒置的圆台一样的东西,它周围缠绕着电线和流动着液体的管道,而地板上的裂隙中则升起一个圆柱形的玻璃容器,里面装满了透明液体,还有一个人形的机械,那东西合金的外壳在四周荧光屏光芒的映射下泛着冷冷的蓝光。玻璃容器和天花板上的那个机器慢慢结合在一起,电子屏幕显示一切数值正常。

“这家伙就是PF。”Talon摸出了随身携带的微型炸药包,他的任务便是毁灭这台人间兵器,这个可怕的战争怪兽。然而,当他真正看清楚那个半人半机器的家伙的脸时,他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惊诧——就算是时隔两年,就算埋进面部肌肉组织的缆线让那家伙的脸形看上去有点奇怪,但是那人灿烂的金发和那双半闭着的失了焦的天蓝色眼睛让Talon认出了他。

“Ezreal……”Talon低声念着那个他曾经无数次呼唤过的名字,拿着微型炸药包的手僵在那里。皮尔特沃夫人把Ezreal改造成了半机械,他是他的恋人,亦是任务,但Talon下不去手。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