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_salted fish of light

一块脑子有病且拒绝吃药的布丁
目前的墙头是FF14
苍天沼沼民
奥尔什方prprpr
打倒托尔丹,活♂捉泽菲兰
阿代尔斐尔是天使,天使,天使!
lol已A
懒癌晚期,间歇性失踪
写文都是有生之年系列

if 第十二章 为了你

        这大概是Jayce这辈子最糟糕的一天了。

        昨天警察在研究院附近的一个垃圾堆里发现了Alvin已经腐烂了的尸体,而门禁系统的出入记录显示,几乎和警方推测的Alvin的死亡时间同时,有人再次用Alvin的ID腕带进入了研究院,这家伙无疑就是Talon。这不由得让Jayce担心起来,他摸不透这个诺克萨斯刺客的脾气,因此非常担心Ezreal的安危。用尽了各种他能用的方法,Jayce终于拿到了比尔吉沃特方面的同意书,于是他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立刻带着一队科学院的研究人员以及由Caitlyn带领的几个奉议会决议而跟随保护研究院的特警连夜利用跃迁装置赶往比尔吉沃特。在他们到达比尔吉沃特的主岛蓝焰岛以后,几个比尔吉沃特海上联盟的成员带着困意打着哈欠随随便便的“接待”了他们。

        比尔吉沃特人向来懒散随性——这是整个瓦罗兰公认的一点,这一点在这个国家的政治方面也有所体现。与其说比尔吉沃特是一个国家,倒不如说是一个组织松散的地区。整个以蓝焰岛为中心的比尔吉沃特的管辖范围之内唯一能称得上有点政府职能的就是这个所谓的“比尔吉沃特海上联盟”了,它由一群在比尔吉沃特拥有强大财力和海上军事力量的船队头目组成,做些保卫领海,制定法律,管理市场和解决纠纷之类的工作。不过由于它所谓的“成员”利益目标不尽相同,因此在这个所谓的“联盟”里也是各有派别的,严密性绝无法比拟皮尔特沃夫围绕“议会”而展开的政府机构。不过当有敌人入侵的时候,这些“成员”就会出乎意料的团结,一致对外,以其可怕的海上武装力量和对守望者之海复杂海情的熟练掌握击退敌军,使得整个“松散”的比尔吉沃特没有在这场战争中被各国瓜分。

        和接待他们的人简单交谈过后,Jayce从他们口中了解到了Ezreal曾经出现在比尔吉沃特北部的一个港口小镇,于是他询问了Caitlyn的意见。

        “你意下如何呢?”

        “我们必须尽快找到那个刺客和E……和Pulse Fire,我认为立刻出发是最好的选择。”Caitlyn说着,压低了帽檐,栗色眸子隐没在阴影当中,Jayce看见她戴着皮手套的手将她手里的步枪又握紧了一些。

        她至今不肯管Pulse Fire叫Ezreal。Jayce轻轻叹息了一声,如果不是他曾经花了几个小时向Caitlyn解释他是在救Ezreal,她还会觉得他所做的一切是对他们的朋友的玷污。

        “我知道了,走吧,我去联系最近的传送点。”站在惨白的灯光下,Jayce觉得自己的背被刺得难受。他想起了他的过往,和Victor的过往。那是在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的战争,也是皮尔特沃夫和祖安的战争打响之前,在一场皮城和祖安的学术交流会上,他们两个人曾经也像他和Caitlyn这样面对面站着。Victor那双纯粹的天蓝色眼睛饱含愤怒和不甘地瞪着他,两人正在为将人改造为机械以获得强大的力量和永生的做法是不是合理而争论,双方各执一词,吵得不可开交。Jayce记得当时他坚决反对Victor的想法,他觉得那种宁肯舍弃一切感情化身为机械,追求力量和永生的行为是对人性的摧残,是违背伦理道德的。而当时站在他对面的Victor则指着他的鼻子吼道:“总有一天,你会为你的迂腐和固执而感到羞愧并付出代价!”

        没想到这一天真的来了。

        那一天,前线传来了Ezreal战死的消息,议会命令科学院去回收Ezreal的尸体,以检查它是否对皮尔特沃夫还有些利用价值。Ezreal的尸体是Jayce亲手回收的。Jayce记得自己当时走在被炮火和奥能洗礼过的一片焦土之上,手因为恐惧而冰凉,他将墨丘利之锤紧紧地握在手里,一步步的,慢慢的搜索着。当他看见那片因灰尘而暗淡的金色时,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那的确是Ezreal,已经死了的,伤痕累累的Ezreal。腰部以下的部分不见了,断处还残留着炸弹的残片,全身的伤痕不计其数,右眼的位置仅剩一团模糊的血肉,唯一完好的左眼半睁着,蓝绿的瞳早已不再清澈。

        Ezreal的手放在胸膛上,就算已经僵硬了却仍旧紧紧地攥着什么东西,透过指缝,Jayce看见那是一把圆形的飞刀,嵌着红宝石,锐利而又精致。腰上绑着的奥能强度测试器尖叫着,数值显示Ezreal的身体和那把刀里仍旧充满了高强度的奥能,议会觉得这对他们有用,于是让Jayce去回收Ezreal的尸体。

        Jayce觉得自己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他伸出手,颤抖冰凉的手指合上了Ezreal的眼皮。他觉得自己不久之前干了这辈子最错的一件事——放任议会派遣Ezreal带部队奔赴前线抵御外敌。他想要赎罪,或者说,做点什么减轻自己的负罪感,于是他想到将Ezreal改造成半机械人,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拥有无尽生命的半机械人。然而当他操纵机器去剖开Ezreal残存的那部分身体并植入那些维持生命运行的机器的时候,他仿佛看见Victor再次站在了他的对面,嘴角带着嘲弄般的冷笑。

        上帝啊……我这么做,真的对吗?他在心里默念着。

        再一次动用跃迁装置,一队人马来到了这个比尔吉沃特最北端的海港小镇,海螺港。海港坐落于一个与海相连的山体的天然巨型空洞里,整座山酷似海螺的外壳,这海港因此得名。

        和煦的海风中送来丝丝咸味,混着细微的三色堇香气,然而Jayce和Caitlyn完全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Caitlyn不安地擦拭着她的步枪,将两枚银色的子弹装好。这是议会的一个议员给她的子弹,其中搭载了给Pulse Fire植入特制病毒的装置,说是可以限制他的行动以便能被更顺利地带回皮尔特沃夫。

        似乎老天有意眷顾他们,很快他们便发现了Talon和Ezreal的行踪。跟着他们和一个船长模样的人,一行人来到一处僻静的海岸,Jayce让Caitlyn占领制高点,随机应变,自己则带着剩下的人继续隐蔽在不远处观察着目标的动向。直到Talon那双血色的眼睛看向他们并说有“尾巴”的时候,他的心真正的提到了嗓子眼。

        Caitlyn这边也不比Jayce好到哪去,她隐藏在不远处的一个水塔顶端。支起枪,她把手垫在了布满灰尘的水泥窗台上,不让颤抖的手影响精确度。高精度电子瞄准镜里,半透明的白色十字准星正对着Pulse Fire冰蓝色的机械义眼。只要她稍微动一动手指,就能打中这个机械怪物,但她发现自己怎样也无法扣下板机。“放松点,他并不是Ezreal……你的朋友……他……早就……”女警用越来越没有底气和自信的声音自我劝说着,但每当她看见Pulse Fire的脸的时候,天呐,那除了Ezreal还能是谁呢?她努力不把他当做Ezreal,但那一模一样的面容却让她狠不下心伤害他。

        于是她把枪口对准了Talon,她确信Pulse Fire会帮这个诺克萨斯刺客挡下子弹。

        “砰!”

        伴随着枪响,Caitlyn透过瞄准镜看见Pulse Fire应声出现在Talon身前,机甲上被子弹破开的小洞还在冒着白烟,然后,他慢慢地跪在了地上……

        她听见自己的步枪掉在了地上,她无心去理会。

        “把他交给我们,刺客。”Jayce在离Talon几步之遥的地方说道。

        “滚。”

        “听着,Ezreal不会有事的,把他交给我。他中了限制行动的电脑病毒,清除病毒的程序在我们手上,如果你强行带他走只能……”然而还不等他说完话,一束高热的,带着强大能量的红色光芒便划过他身旁。那束光,Jayce认出那是科研院研究了一半的半成品发出的,某种激光武器,能够在瞬间以人难以想象的能量输出功率对目标进行毁灭性打击,但因其安全性实在堪忧而最终被议会叫停研究,本来全部实验生产的样品和各种相关的资料手稿悉数销毁,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只见Ezreal的左侧身体被光芒湮没,光芒过后,他的整条合金左手,连带着粒子炮和半个左肩,全部化为一缕青烟。断口处是整齐的圆弧,被烧融了的炙热红色金属和已经部分碳化了的变质的蛋白质覆盖着,生物体部分的血和机械部分机油之类的液体混在一块,从裂缝里流淌出来……

        Jayce回头,他身后的那些皮尔特沃夫警察里,有一个手中正拿着一个那半成品的,已经因高温而报废了的激光发射器。他一把抓住那个警察的领子,瞪着那双冷酷的眼睛质问:“你他妈的干了什么?!”

        “为你的赌博增加胜利的概率。”

        仅仅是一个瞬间,深蓝色的身影出现在了那个警察的背后,明亮的血色光刃紧贴着他的脖子,皮肤被烤焦发出令人作呕的臭味。

        “用你的命来偿还吧。”刺客的声音冷得像块冰,和他血色的眼睛一样。曾和这个诺克萨斯人在召唤师峡谷里交手过的Jayce知道,这个家伙越愤怒就越冷静。

        “杀了我你也得不到什么好处。”那警察心理素质好得吓人,他的表情几乎没什么变化,纵使他的脖子几乎要成为烧烤,“把那个家伙交给我们是你最明智的选择,除非你想让他死。他本来的免疫系统已经全毁了,是机器在帮他维持健康。连那个女人都不知道,子弹里的装置不仅能限制Ezreal机械部分中正子脑的运动区域,还能关闭他的免疫功能区域。现在他受了伤,数不尽的细菌病毒正在进入他的身体,只有皮尔特沃夫的科技能帮他,而你则束手无策。如果不把他还给我们,你就只能看着他的身体一点点被侵染,溃烂,最后在痛苦中死亡,你不想……”

        后半句话被血光埋没。Talon的光刃轻而易举地隔断了那个警察的喉咙,与此同时,十多把枪对准了他,刺客血色的眼睛环视了一圈四周的警察和研究员,被看到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都去死吧。”

        “听着,Talon,我们并不……”Jayce刚要辩解什么,就听见左侧传来爆裂的声音,紧接着冲击波将他掀飞之后重力又让他狠狠地摔在了港口的水泥地面上,脸被粗糙的水泥地面上磨出一大片血痕。

        这又是什么鬼?!

        他抬头看向刚才没有注意到的身后,发现了一架直升机——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会产生巨大噪音的直升机,这一架是最新型的,依靠四台奥能驱动的喷射器和反重力场,它能够像幽灵一样安静的飞行,当然,价格也不是一般人甚至一些国家能承受得起的。

        Caitlyn怎么没报告?!这时候Jayce才注意到隐形眼镜的屏幕中战术指示器信号那一档是空的,有人屏蔽了附近的无线电信号。

        这个时候,从直升机下方伸出了一组机枪的枪管,不带丝毫犹豫的,雨点似的子弹噼里啪啦地向他们砸了过来。

        这又是那个疯子干的?顾不得多想,Jayce一个前滚翻闪身躲进海岸上一条搁浅的渔船后侧,墨丘利之锤变形成炮,趁着直升机枪管发热不得不停下来冷却的空当发起攻击。那直升机的驾驶员也是个老手,驾驶着直升机轻而易举地躲避着Jayce和那群警察的攻击。

        等等,Ezreal!

        Jayce猛地想起了他的好友,然而当他看向Ezreal刚才所在的位置时,那里却空空如也,只剩水泥地上积的一汪血和机油的混合物。

        “走这条路,我带你们去个安全的地方。”Robert走在前面,压低了声音对Talon说。

        Talon抱着Ezreal跟在那家伙身后。失去了粒子炮和左手的Ezreal轻了不少,但这绝对不是Talon希望看到的。就在刚才,Robert带着他们趁乱逃离了海港和那群皮尔特沃夫的士兵的追踪,回到了海螺港居民区错综复杂的街巷当中。

        “刚才那个直升机……”

        “是我的人。”面对Talon的疑问,Robert干脆地给出了答案。

        “你怎么可能有那种程度的军备?”

        “哈哈哈。”跑在前面的男人爽朗地笑了笑,“看来你还不知道,在这个地方,想要做海上生意而又不被海盗盯上,要么乖乖交钱,要么就得拥有强大的力量,这是这儿的生存法则。况且,我可是比尔吉沃特海上联盟的成员。”

        比尔吉沃特海上联盟的成员,这在这个地方是实力的象征。

        但是Talon的疑虑并没有因此打消:“那你为什么还要出手?你应该知道这可是会给你带来政治上麻烦的事情。”

        “哈,这种事扔给外务会的那几个家伙就好了,老子懒得管。我只是看那群没事瞎逼逼像个老太婆一样的家伙们不爽,给他们上上课罢了。”说着,Robert棕色的眼睛里透露出轻蔑的意味,“简直就像艾欧尼亚神话里那个专拆小情侣的老婆娘女神。好啦,不说这个了,咱们到了,先把你怀里的那个的伤处置一下。”

        站在这条偏僻寂寥又狭窄的街道上,Talon看见了那两个熟悉的,被涂料来回刷了很多遍的两个字——诊所。

评论

热度(14)